两则震撼心灵的动物故事

更新时间:2019-11-15 10:26:49 作者: 阅读次数:

  畜生的灵性——两则震撼心灵的公案有朋友问:「为甚么信佛的人要持素?我所信奉的宗教认为畜生是没有灵性的,既然没有灵性,为甚么不可以宰杀们,作为食料?」    各位,宰杀畜生,食其肉,切勿以为是理所当然的事。须知诸恶业中,唯杀最重。《梵网经》说:食肉者断大慈悲性种子。佛门以「慈悲」赅摄一切善法。「慈」者,爱护众生并施予安乐;「悲」者悯念众生并拔除其苦。这慈悲心是普及一切众生的 - 包括畜类 - 故「戒杀」被列为根本戒律之一,而「持素」更是佛门慈悲心的体现。    佛经说:蠢动含灵,皆有佛性,都可以成佛(注一)。畜生的灵性与人无异。历代有不少野史记载畜类的伦理道德故事。其中搜罗最多,征引最透彻的,有《物犹如此》一书,是清朝徐谦所着的。这徐太史博览群书,举凡有关畜类的懿德善行,他都辑录下来,以表扬义畜的灵性。全书共有一百六十七则事实,现以白话意译两则,与读者共勉:    (一)舐犊情深    在沐阳县,有一屠夫姓王,以宰牛为业。有一日,他买了子母两牛,打算先缚宰母牛。当他正在磨刀的时候,刚好有人敲门,于是放下屠刀,出外开门。    这时,小牛趁无人发觉,走过来用口衔着屠刀,走出门外,飞奔来到邻居一个姓孙的农夫屋前,用自己的角来敲门求救。孙农夫开门见到一只小牛,口衔着一把利刀,刀的一半已强吞入口内,外面只有半张刀露出来。这只小牛对着孙农夫不断哀鸣,两眼不停地流泪。    这时,王屠夫不见了小牛和屠刀,亦跟着追来。孙农夫见状,心内已经明白情况,原来小牛不忍心自己的母亲被宰杀,所以要吞掉那把屠刀,还走来邻居求救。孙农夫顿时生起同情心,要救活这两只情深的子母牛,于是用双倍价钱将牛买下。    孙农夫将母牛牵回家里的时候,小牛见到母牛,便跪地悲鸣;而母牛亦卧地用舌头舔舐小牛的脸孔。当时小牛已把那张锋利的屠刀全部吞进了肚内,不能取出。大家都认为小牛一定会死,但是过了几日,小牛竟然无恙。后来,这两只牛在田中耕作,比其他的耕牛更加落力。过了二十几年,两只牛相继去世。后来剖开牛肚,发觉在小牛的腹胃之间,竟然长了一层厚厚的皮囊;屠刀就是包裹在这皮囊内。    朋友,中国有一句成语:「舐犊情深」,赞扬牛只母子之情。畜类是有灵性的。我们怎忍心宰杀其身,食其肉呢!《大乘入楞伽经》说:「一切众生,从无始来,轮回不息,无不曾作父母、兄弟、男女眷属、乃至朋友……易生而受鸟兽等身。云何于中取之而食……菩萨摩诃萨观诸众生,皆是亲属,乃至慈念如子想,是故不应食一切肉。」    人同畜类,三世轮回,循环互食,今日你食八两,将来必要还半斤。因果报应,是丝毫不爽的。    (二)义猴殉主    在明朝年间,南坡有一个乞丐,养了一只猴子。他训练这只猴子耍木偶戏,然后带到市集表演,将赚来的钱买食物充饥。十多年来,不论寒暑,乞丐与猴子都是相依为命。    后来,乞丐老了,行动不方便,不能再带猴子上街市卖艺赚钱;但猴子很有灵性,每天独自走到市场卖艺,继续赚钱养活乞丐。村人都知道这只猴子的情况,所以大家或多或少都会施舍些食物给,让带回给乞丐吃。    直到有一天乞丐病死了。这只猴子就拿着当天乞回来的一些钱和食物,走到市场一家棺木店门前,在那里又叫又跳,不愿离开。棺材店的老板觉得很奇怪,就派人跟着猴子,前往乞丐所住的茅舍查看,发现原来乞丐已经死去多时。棺材店老板被猴子尽忠主人的义行所感动,就自己出钱将乞丐埋葬了。    当老板为乞丐焚烧遗物和纸钱的时候,这只猴子手拿着一块布,仰天长啼几声后,就纵火自焚而死。当时的村人看到这情况,都觉得不可思议;大家都被这猴子的忠义所感动,于是为立了一座义猴冢,以作纪念。    朋友,一只猴子都能够对饲养的主人尽表情义,试想我们人类自称为万物之灵,父母亲从小将我们抚养长大,我们有没有报答这份恩情呢?    这义猴尽忠殉主之义,不逊于历代忠烈殉国者,可知畜生是有灵性的。    阿弥陀佛!众生皆有灵性,爱护动物,护生放生!

\

\

本文链接:两则震撼心灵的动物故事

上一篇:丢下妄念,任心清净

下一篇:两种真理的结合

你可能感兴趣
  • 为什么只有中国僧人吃素

    为什么只有中国僧人吃素

    中国僧人吃素!造就了中国素食菜肴源远流长而精致的烹调艺术,但泰国的僧侣、日本的和尚、韩国

  • 为什么你体内的毒这么多?

    为什么你体内的毒这么多?

    为什么你体内的毒这么多?  近半个世纪以来,人类由于生活环境,饮食习惯以及各方面的变异,

  • 为什么“佛系”文化开始流

    为什么“佛系”文化开始流

    原标题:为什么越来越多的90后自称“佛系青年”?导语一夜之间,“佛系”成为中文互

  • 临终注意事项

    临终注意事项

    光自七月廿五至申,今日回山,适由山转来汝书,知汝父将欲去世。须知人生百岁,亦有去日,切不